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财经要闻 >
合作热线:010-86666666

企业为何富可敌国?苹果市值超过180个国家GDP

2017-11-20 12:37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之前谈到,要投资公司、要有资产才可以做到像巴菲特说的那样躺着也能赚钱。你可能会问,公司为什么值得我们投资?它们创造价值的能力比个人、家庭高吗?跟国家比又如何呢?
 
  当今世界上,公司很厉害,甚至比绝大多数国家更厉害!以2017年6月为止一些公司的市值为例,苹果公司市值排第一,超过8000亿美元,跟GDP排全球第17的印尼经济相当,超过荷兰、土耳其、瑞士等国家。也就是说,如果把苹果当作一个国家来对待,它的规模要超过世界180多个国家的GDP!
 
  谷歌的市值6670亿美元,相当于瑞士的GDP;亚马逊市值4640亿美元,跟比利时相当。腾讯市值3300亿美元,超过菲律宾;阿里巴巴市值3100亿美元,跟马来西亚差不多……这些公司规模都超过世界160多个国家。
 
  即使按销售收入算,沃尔玛一年收入4800亿美元,苹果2200亿美元……这些年收入也是远超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GDP!
 
  由这些,你看到,我们以往喜欢把注意力放在国家上,讨论这个国家、那个国家的,其实,我们的视角或许要改变,更要把眼光放在公司上,公司比绝大多数国家厉害。哪怕不看市值和收入,就看对人类各社会的影响力,苹果、微软、谷歌、沃尔玛这些公司的影响力也是世界多数国家所不能比的。所以,你不觉得,分析公司的差异甚至比分析国家差异更加重要吗?我知道,至少从投资的角度、从判断未来走势的角度看,就应该这样。
 
  那么,公司的力量为什么能这么大?就像国家是人造的组织一样,公司也是人造的组织,只是公司创立的目的比国家单纯,就是通过商业来盈利赚钱,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有不少学者就讲,正因为公司作为商业组织,其目标比国家单纯,所以,发展公司才比发展国家更容易,世界上成功的公司比成功的国家要多很多!还有就是,公司可以跨越国家到处投资、经商,改变众多社会的生活,而国家难以这样做,在现有主权体系之下国家之间不能相互渗透,但公司没有这种限制,这也使得公司更加有影响力!你可能会说“国家权力可以随便压制公司,公司算个啥?”在一定程度上是这样,可是,公司可以选择从一个国家迁移到另一个国家,以这种方式对抗国家权力。
 
  公司的力量
 
  对于公司的这种力量,早在晚清19世纪末薛福成就认识到,西方之所以强大,在于他们有汇集大量资本、召集众多才智、集中各种资源、分散创业风险的方式,亦即股份有限责任公司。他说,“公司不举,则工商之业无一能振;工商之业不振,则中国终不可以富,不可以强。”所以,薛福成一个多世纪以前就认准了公司的力量,认准了不搞公司就难以实现中国梦的!
 
  那么,薛福成又怎么解释公司的力量会这么大呢?我们来看看他发表在《申报》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题目为《论公司不举之病》。这里,让我对他说的话一段一段分别进行解释。
 
  薛福成说:“西洋诸国,开物成务,往往有萃千万人之力,而尚虞其薄且弱者,则合通国之力以为之。”也就是,西方国家要做什么事情,往往能调动千万人的力量;尚若有什么薄弱不足的地方,则能调动全国的力量来做到。你知道,薛福成所处的时期,中国刚受到西方列强的欺辱,所以,讨论起来自然以西方为参照。
 
  薛福成接着讲,“于是有鸠集公司之一法。官绅商民,各随贫富为买股多寡。利害相共,故人无异心,上下相维,故举无败事。由是纠众智以为智,众能以为能,众财以为财。”意思是说,这就有了纠集公司这个办法。不管官绅还是商人、普通百姓,都可根据贫富而适当出资买股。这样一来,众人的利益都捆绑在一起,就人无异心、上下相维了,而且能够集中众人的智慧、众人的能力以及众人的财力,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做不成的吗?!
 
  薛福成进一步说,“其端始于工商,其究可赞造化。尽其能事,移山可也,填海可也,驱驾风电、制御水火,亦可也。有拓万里膏腴之壤,不藉国帑,藉公司者,英人初辟五印度是也;有通终古隔阂之途,不倚官力,倚公司者,法人创开苏彝士河是也。西洋诸国,所以横绝四海,莫之能御者,其不以此也哉?”这里他讲,公司的发明之初是因商业而为的,但后来不断延伸发展。就公司能做成的事情那真是无所不能,移山可以,填海可以,搞好风电、搞定水火,也没问题!比如,英国人就是靠东印度公司,而不是靠国家财力,拓展了千万里的富饶资源土地,取得印度各地;而法国人也是通过公司,不是用官力,造出苏伊士运河,打通了自古相隔离的两大海洋!所以,你看到,西洋各国之所以横行称霸四海、没有谁能抵抗住,难道不是因为公司的力量所致吗?
 
  所以,薛福成除了讲解公司为什么厉害之外,也告诉我们,公司的力量不需要等到21世纪才展示出,而实际上,历史上西方殖民的过程也是公司唱主角,而不是我们以前说的西方国家所为。比如,17世纪去开辟美国、加拿大等殖民地的是几个英国公司,不是皇家军队,开辟印度殖民地的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开辟印尼殖民地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等等。
 
  在薛福成感叹西方公司之厉害的19世纪末,西方公司“纠众智以为智,众能以为能,众财以为财”的组织能力远远不如今天的公司。到19世纪中期,美国公司中股东数量最多的也就是2500个左右,到1929年美国只有三个上市公司的股东数量超过20万,其中最多的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将近50万股东。1900年全美国有440万股市投资者,1929年有1800万股民。
 
  而到今天呢,大约60%的美国人直接或间接持有股票、股权基金,也就是说有1.8亿左右的股民!而其中有17%的股民,即3000万人左右,直接间接拥有苹果的股票,谷歌、沃尔玛的股东数也是类似地多。在中国公司中,股东数超过百万的也不少。所以,今天公司集“众财以为财”的能力真是史无前例的高!
 
  在集“众智以为智,众能以为能”方面,19世纪的公司最多雇用上万员工,而今天的沃尔玛在全球雇员230万人,富士康雇用的工人就更多!腾讯有近万个工程师,携程雇用一千多工程师,这些都是19世纪的人做梦也想不到的!
 
  如果薛福成今天还活着,他会惊喜地发现,虽然他讲的公司力量在19世纪末还不完全是现实,但21世纪是公司的世纪,不仅在西方如此,在他热爱的中国也如此。股份有限公司这种商业组织在中国也逐步生根了,所以,在今天的中国,两种人造组织的资源调配能力最强,第一当然是国家,其次是公司,而家族和个人都无法比。
 
  怪不得20世纪初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前校长NicholasButler教授说,“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是近代人类历史中单项最重要的发明;如果没有它,连蒸汽机、电力技术发明的重要性也得大打折扣。”投资者都不要忘记这一点。
 
  这里我们谈到几个要点。第一,国家调动资源的力量是基于它垄断的强制力,家族是基于血缘亲情带来的跨期信任,而教会调动资源的能力是基于共同的信仰。公司作为人造的商业组织,基于利益把众人汇集一起,集“众智以为智,众能以为能,众财以为财”。正因为公司目的的单纯性,它对社会资源的组织力特强。第二,在英国、荷兰和法国的殖民地历史中,唱主角的是公司而不是国家。工业革命和全球化以来,公司的组织力持续上升,逐步超越个人、家族和教会,向国家力量迈进。公司的发明改变了世界。第三,今天,公司富可敌国,影响力超越多数国家。原因之一是公司可以跨越国界投资经营,而国家不能,所以,跨国界的能力公司强于国家,但在一国境内,公司力量第二。投资者尤其应该了解公司背后的驱动力、把握决定公司竞争力的要素。

[责任编辑:admin]

精华推荐

精选图集

热点文章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招聘信息| 广告服务|

Copyright 2006-2016 十城网10city.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江苏大江文化传媒技术维护部 主办:江苏大江文化传媒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2200000传真:010-2300000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投诉举报电话:12331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团:江苏大江文化传媒律师组(010-2200000)

十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