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十城 > 生活提醒 >
合作热线:010-86666666

生活可以没有苟且 但有《远方》

2017-07-30 11:37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纪录片《远方》首播分享会日前在京举行。纪录片的出品人是主持人邱启明,片中记录了分布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相距2800公里的四位百岁老人的故事。片中所有配乐都来自于歌曲《吉祥三宝》的创作者布仁巴雅尔,增添了纪录片中浓浓的草原气息的同时,也寄托着一个民族对传承传统文化艺术的希望。除了《远方》摄制组重点记录的四位传奇老人,布仁巴雅尔还用手机拍摄了近百位老人的音容笑貌,这些作品将在8月11日至13日于北京时代美术馆《呼伦贝尔万岁》大型手机摄影图片展中展出。
    
    这部纪录片的起源来自于一次多位好友间的聊天。交流中邱启明得知,布仁巴雅尔——这个在北京工作了20多年的蒙古汉子正在用手机记录草原原始部落里100位百岁左右老人的故事,想用这种方式把少数民族中可能会随着老人离去而将消失的优秀传统传承下来。邱启明当即决定参与进来,记录下布仁的善举。
    
    在大风低温的极端气候中,邱启明与全体摄制组在大草原上八天共驰骋2800公里,期间在中蒙边境遭遇过九级大风和沙尘暴,在锡尼河感受过雨夹雪的零下气温,到根河市敖鲁古雅民族乡探访驯鹿部落,进入大兴安岭深处的冷极村,再到阿里河、鄂伦春自治旗的嘎仙洞拍摄最后的萨满……道路中间蜿蜒漂移的沙流,打不开的车门,没有信号和人烟,可能出现的熊、狼和蛇,以及叮一口就可能丢掉小命的危险变异蜱虫……最终呈现出来四集每集15分钟的纪录片。邱启明同时通过手机进行了连续5天的直播,剪辑了25条短视频,而直播和短视频方式就是对时长有限的纪录片做了补充。
    
    分享会上,47岁的邱启明自嘲,“现在才推出自己的处女作不晚吧?反正我的团队成员还在鼓励我是大器晚成。”至于对纪录片的期待,他说:“这是用脚丈量、用心记录的作品。可能有前辈会笑话我们不按一流纪录片拍摄的方式去做,但我期待这样随心所欲的作品也能让大家觉得还不错。”
    
    我有“偶像包袱” 不愿意求人
    
    拍摄纪录片源自对朋友的承诺
    
    问:为什么你会对草原文化感兴趣?
    
    答:这个真的是源于一份感恩。我没想到今天的社会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位傻了吧唧的布仁老师,自己在传播草原文化。当初我还以为当地政府给他投了钱,后来问了他的女儿,她说真的没有,从来就没有,一毛钱都没有,就是我爸爸自己要做。爸爸离不开草原,爸爸想回草原,所以他就自己开着车,一天几百公里、几百公里这么开,去寻找一位老人,跟老人聊天,为老人拍照,用图片和文字记录下老人的故事。了解了这个情况,我就提议可以用影像帮他记录下这个过程。
    
    我没去过呼伦贝尔,但是我很敬畏那片土地。他们经常跟我讲,游牧民族生活的草原,每一片河流的河水都清澈见底,可以直接饮用。他们非常热爱自己的草原,他们迁徙的时候,会专门找一块地方,把所有的生活垃圾深埋下去,再把整个草坪铺平。所以当毡房被收起的时候,你看到的依然是美丽的草原。
    
    什么都考虑了,就是没考虑赚点钱
    
    问:最终呈现的纪录片有点出乎意料,四集15分钟,不是标准的纪录片格式;内容也是如此,每集的内容既有草原生活,又有你和布仁老师的穿插讲述,还加入了网络直播片段。这种感觉更像是一种体验记录。
    
    答:当初的设想中,我作为出品人,不在纪录片中出现。摄影机就是我的眼睛,我一路追随布仁做记录,不打扰采访对象。但是赞助商希望我露脸,后来就变成了我采访布仁,和布仁一起与老人们聊天、一起做网络直播。我计算过,拍摄期间我们一共直播了13个小时,所有的直播都是我自己拿着手机来呈现前一天所做的功课,或者我正在做的采访。观看直播的网民最低时4万多人,最高的那天6万多人。这种形式赞助商也很乐意,无非是希望邱启明在车里时间多一点、他的车的LOGO多露出一点。这点小要求可以满足。
    
    问:这算是对商业的妥协吗?对你来说有压力吗?
    
    答:我也是做内容的人,也一直在研究当下的传播怎么能让观众和商家都满意、喜欢。用美丽的画面也好,好玩的情节也好,或者大家特别感兴趣的人物也好,只要拍出来大家愿意看就行。
    
    我其实特别感谢这个赞助商,因为我没有其他的商业渠道,也没有找当地政府拉赞助,如果不是人家(赞助商)投这个钱,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后来计算了一下,他们投给我的钱我全花在片子上了。纪录片分享会花的5万元钱是我自己出的,真的是没钱了。所以我说,拍这个片子,我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想到找一个特别牛的商业团队帮我去卖点钱。
    
    接下来一定要赚点钱!前天开会,我还在跟天使妈妈(邱启明是基金会理事——编者注)说,实在对不起你们,我现在捐的钱少了。以前我一年给三家基金会捐钱,一家平均二、三十万块钱。这两年,一家基金会也就七、八万块钱。
    
    在央视,我没和任何部门有人情往来
    
    问:以你的人脉和工作经历,还打不开商业渠道吗?
    
    答:你又不相信我。我特别不愿意求人,我有很多有钱的朋友,以前还有很多当官的朋友,但我不愿意求人。我在CCTV三年,有太多的机会接触有关部门的领导。但我负责任地讲,我没有吃过任何一个部门的一顿早餐,更不要说午餐和晚餐,这是性格决定的。我要学白岩松——在这个舞台上我可以批评任何一个部门,而且还不用考虑别人会找我求情“拜托你帮我们嘴下留情”……所以,我和他们没有这些任何的人情上的交往。
    
    但从CCTV出来,自己创业了,真的是寸步难行。好在我有两个优秀的团队,不跟我提任何要求,“邱老师,吩咐呗!”这让我特别感动。
    
    问:现在你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以后往哪个方向走?
    
    答:工作室的发展方向,还是去记录身边那些优秀的、带着闪光的故事吧。运用多种新兴的媒介呈现,那些“走心”的、质朴的、能唤醒人们初心的东西。
    
    以前做节目的时候,我特别担心自己过于娱乐,总觉得我都正襟危坐20多年了,怎么一天就被娱乐化了,这怎么能行!如今我还是要“装腔作势”的,而且要一直“装腔作势”下去,维护这样的形象。就是希望有一天我去抨击社会丑恶现象的时候,大家还能信任我,就像我当年在CCTV一样。
    
    前两天我和朋友聊天,说以后你们做影视剧,找我客串呗。但我客串有两个要求,第一不能做坏人;第二在剧里必须当最大的官,我不要受委屈,我要在剧里指示人家“你们不能这么做,要这么做……颐指气使”。你看,我就是这种心态,这可能就是“偶像包袱”吧,我甩不掉(大笑)。
    
 

[责任编辑:admin]

精华推荐

精选图集

热点文章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招聘信息| 广告服务|

Copyright 2006-2016 十城网10city.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管:江苏大江文化传媒技术维护部 主办:江苏大江文化传媒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2200000传真:010-2300000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投诉举报电话:12331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团:江苏大江文化传媒律师组(010-2200000)

十城网